蚀翎

=www=

END

被虐到。好难受。辣鸡官方。不想说话心好累。辣鸡(;へ:)

艾尼尼:

大概是退圈之作











“主公大人!”


推开本丸大门的瞬间,身材娇小的白发男孩就抱了上来,仰起头看着少女的红瞳盈着不加掩饰的喜悦之情,就像是看见主人回家而兴奋地往她身上扑的小型犬,露出元气可爱的笑容和微尖的犬齿。


拉住了她的手,不断地试图将她往院子里扯,“主公大人!您不在的时候,院子里的花开了哦!!”开心地向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不在的时候本丸的情况,“嗯嗯,我也有很乖,在等着主公大人您回来哦!”因为太过思念,太过开心而红瞳湿润明亮,有些混乱不清地喃喃着。


少女安静地看着他,纤瘦苍白的身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两人交叠相牵着的手在阳光下投下微微晃动的影子,像过去曾经的每一日她牵着他在廊上散步的样子,可是那时少女的眉眼是温柔微笑着的,如今的话......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自言自语的今剑终于安静下来,撒娇似的晃了晃拉着少女的手,“主公大人也说些什么吧?呐?”


他抬起头来,和少女低垂着看他的眼瞳对上了,黑瞳里沉着的,陌生的温黏冰凉的光让他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一瞬,少女便用另一只柔软的手拂去了他的手,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向了审神者的里屋。


今剑愣在原地,呆了片刻才又慌张地追上去,那个时候少女已经进了房间,打开了柜子,安静地把衣服一件件叠到行李箱里,她没有关门,所以门口已经站了不少刀剑。


今剑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便看见几位付丧神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少女没有理会他们,气氛很古怪。


终于鹤丸像是无法忍耐一样的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停止了少女不断机械地折叠着衣服的动作,“你在干什么啊?”他狠狠蹙起眉,死盯着少女冷漠死寂的侧脸,可即使是被如此用力地攥住了手腕,她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安静得可怕。


少女黑曜石般的眼瞳抬起来看他,周边的刀剑都一片寂静,这是初次他如此出乎意料的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态度,两人的关系在那瞬间几乎是由暧昧转为了众人的心知肚明,一旁站着的几位平安刀也在微微诧异的一凝后,随之各自心绪不明地沉下眸来。


少女却没有什么羞怒之意,她的眼瞳平静而冰凉,像是刚浸过水的黑宝石,有着切面锋利而干净的光泽。她就这样静静地凝视了他一会,然后翻过他的手来,将什么东西塞入了他的掌心。


被少女的体温捂得温热,他合着手掌攥了一下,陶瓷小猫的微尖的小小耳朵刺痛了掌心,鹤丸喉咙哽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少女便已经拉上行李箱的拉链起身,行李箱的滚轮在木地板上划出沉顿的声响,少女的背影纤细而笔直,毫不犹豫地走过每一个付丧神的身边,无视了他们低声的呼唤。


“主人.....”


“主公大人......”


“主......”


“大将.........”


五虎退已经哭了出来,肩膀一抽一抽地去拉她的衣角,然而也只是片刻,少女的衣角便从他的指尖划过,其他的短刀们大多很沉默地低着头,乱足尖前的地面有些湿湿的,橘色的发丝因为他强忍的哽咽而微颤,后藤用手背挡住了自己的脸。


唯一还敢说话的鲶尾的声音也有些发颤,“我说,这是认真的啊?.........”他转过头去向少女问道,少女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房门,向另一边拐去,她的影子映在走廊的地板上慢慢远去。“啊......这样啊.......”不被回答的自言自语越来越轻,鲶尾似乎勉强着想笑一笑,声音却很喑哑。


压切长谷部在少女离开房间的瞬间便像是支持不住一直端正的站姿那般,伸手按住了墙,煤灰色的发丝下,笼上了阴影的面容,随着他发抖不稳的呼吸而有些扭曲起来,像是重症的病人一般声音微弱,“如果您要我等的话......如果您要我等的话...........”随着他的每一句而肩膀微微发抖着,像是魔怔般的重复着。


“.........这个世界.....就是地狱。”江雪叹息了一声,伸手捂住了小夜执意盯着少女离去方向的眼睛,迅速的湿润在他的掌心扩散开来。


清光猛的拉开冲田组的房间,向着跪坐在桌前的安定凶狠地吼道,“那个人.......她要走了!....她要离开了!!”带着哭嗓,晶莹的泪水从他的侧脸无意识地滑下。


安定却仿佛无动于衷般的,一遍遍的擦拭着明亮修长的刀身,直到清光的脚步声再度奔跑着远去,他才放下手中的刀,一言不发的,一尘不染的明净刀面映出了少年狠狠咬着下唇的半张脸,一滴血砸在了桌面上,安定攥着桌角的手指越收越紧,像是要折断般的完全失去了血色。


门口等待着的狐之助看见了拉着行李箱过来的少女,“呀嘞呀嘞.....”它站起身,抬头认真看着少女,“您真的决定了?”


少女眼眸毫无动摇地看着它,微带厌恶的冷戾慢慢溢了出来,狐之助低下头人性化的叹了口气,“这无关吾辈,也无关他们。您知道的。”善于蛊惑人心的狐狸暧昧的说着,“对此,政府已经有相关的改动政策.......您丝毫没有必要为此,如此的.........”


“狐狸。”少女开口说了踏进本丸以来的第一句话,“如果说,可以改动历史的话,你的上头应该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抹去当年战争的失败吧........”


“毕竟这样.......那些他们现在对于后代都难以启齿的罪行,急于掩盖的恶迹,应该也会成为他们自豪宣扬的荣光吧。”


少女冷淡而讽刺地笑了起来,像是厌恶着什么垃圾一样地走过了他的身边,没入了白光之中,本丸大门骤然阖上,代表联系的灵链彻底断开。









很难受,就不打tag了


如果日服没有郑重道歉的话,我还是无法感受到他们真的有在意,更无法忍受刀剑的相关制作人是个右翼分子,尤其还在卢沟桥事变80周年的今年,不但没有感受到任何歉意还仿若无视,毫无考虑的做出这种行为。


即使是旅游社的选区,被官方的公告写出来意味着是经过了你们的审核的吧呵呵。


[大家可以把刀剑乱舞想象成最终实现繁荣了的大东亚共荣圈,从刀剑乱舞的历史妄想中会诞生出许多创作者,即使有一天刀剑乱舞没有人气了,但是这些从刀剑乱舞诞生的创作者们又可以创作的新的文化新的游戏]


还有无意中看见了这个,真是恶心至极,对于自己还在其中添砖加瓦而感到恶心